yabo直播网站

老四,一个人演东北一家人

“ hài 能咋地呀,只要能活着,就是最好的事儿。”

作者 | 园长

编辑 | 石灿

短视频博主中叫“老四”的人挺多,有赶海捞鱼的老四,有解说王者荣耀的老四,还有做美食的老四。他们都在各自领域拥有一大批铁粉。

最近,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见到了出生在黑龙江佳木斯的“东北文艺复兴一杰”、短视频“一个人演全世界”流派集大成者、“平凡生活里的世俗观察家”、日语韩语精通者、前快递员、宝石Gem的好朋友、《野狼Disco》MV男一号――老四。在各个短视频平台上,他的ID是“老四的快乐生活”,粉丝们都叫他“四哥”。

老四出演《野狼Disco》MV

图片来源:QQ音乐

这次,我们不仅和老四聊了聊他的经历和创作,还有关于生活、艺术等等更多的东西。

佳木斯奉俊昊的“千面人生”

老四是个拍段子剧的短视频博主。在老四的作品中,永远只有他的一张大脸出镜――戴金链子的社会大哥,心思细密的拔蒜小妹,嫌弃没出息女婿的丈母娘,学校门口埋怨儿媳妇的婆婆,全是他一个人演的。

但老四说,他不是演,他是在模仿。

只要老四换上不同的衣服,抹个口红戴上假发,就能把这些市井中的形象“模仿”活了。真实到什么程度呢?你甚至会怀疑老四是不是在你和你亲戚家里安了摄像头。

老四和妻子在拍摄视频

图片来源:《冷暖人生》

老四最早的一些视频,都是关于外国人的模仿秀――模仿韩国人喝汤,日本人吃饭;中国和日本的快递员都是怎么送快递的……这也是老四创作的核心:模仿所有有特点的、值得模仿的人,然后让你笑。

笑过之后,人们往往会发现,老四模仿的就是生活本身,就是你我身边平凡琐碎,但真实的一切。他是一个真正的生活观察家。

老四的本事还不止于此。有的短视频片段甚至还拍出了电影的质感,比如酒桌系列番外篇《二哥》中的画面:低矮杂乱的平房,长满杂草的墙角,遍布砂石的小路。老四在这片破落和荒芜中点起一根烟,等待着某个人的出现。

有人说老四在这里拍出了奉俊昊的水平,他们都擅长把往昔的场景给你丝毫不差地还原出来。

来感受一下喜剧之外的老四

动图制作: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

也有人说,在老四这里能看到一个东北往事的缩影,那是《钢的琴》和《白日焰火》中的东北。

虽然老四的视频是喜剧,但那种“硬核”的真实,人一看就能感觉出来。

老四的“家庭连续剧”中有一段剧情,讲小两口买车的故事:丈夫想买车,钱不够;向老丈人借钱,老丈人痛快答应了,但是丈母娘不同意,妻子也希望丈夫向婆婆多少要点钱,被大姑姐(丈夫的姐姐)知道后却没有什么好脸色。钱没要到,小两口回家立刻“干仗”。最后,婆婆偷偷把钱塞给了儿子,加上老丈人给的钱,小两口终于喜提新车。

这种发生在亲戚之间的琐碎日常,你能感觉到它是真实的――为了自己的利益,为了“面子”,即使是亲人之间,也存在一些心机和算计。即使身边没有一模一样的事情,我们周围也常有类似的遭遇。老四只是用他的模仿技巧,把其中最直接、最核心的部分,单拎出来给你看清楚。

“买车”这条故事线的几个片段加起来不超过5分钟,丈夫、妻子、婆婆、丈母娘、老丈人和大姑姐等6个人物轮番登场,没有激烈的动作和表情,全都是平铺直叙的对话和肢体语言。

老四用这种方式,硬是把每个人的独立性格和人设立起来了:抠门的丈母娘,自私的大姑姐,好胜的妻子和夹在中间的丈夫,每个人看起来都是我们周围的亲戚朋友。

家庭剧“买车记“的几位出场人物

整理: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

在老四的家庭剧系列中,大约有二三十位个性迥异的角色共同组成了“老四宇宙”,一个人就演出了浓缩版的东北一家人。

除了家庭系列,还有“学校门口的家长们”“酒桌上的社会人”等不少“连续剧”。老四的观众们也像追剧一样追老四的更新。

一位获赞很高的网友评论是这样的:“一看你的视频就感觉我回到老家了,还是七大姑八大姨集体来我家串门那种感觉。

被马大帅拯救的“小丑”

“你看过小丑吗?”老四问刺猬公社。

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,他回忆起在日本打工的日子。

那时候的老四和现在完全不一样,“我会对着自己笑,虽然不像小丑那样大笑”。老四觉得,当时的自己“很吓人”。

“一个人面对寂寞孤独。”老四说。2004年,他才18岁,刚到日本,工作之外,几乎不与外人接触,逐渐走向自我封闭。

没有学历也没有背景,在佳木斯很难找到“好工作”。赶上有人组织去日本打工,工资比较高,他“求之不得”地就去了。

在日本,一开始的工作是倒班制。由于昼夜颠倒和工作强度大,老四的生物钟全被搞乱了,两个月就从刚来的180多斤降到120斤。再加上圈子封闭造成的孤独,他觉得自己“多多少少有点精神病”了。

最近,“辽北第一很人”范德彪也火了

图源:《马大帅》

拯救他的是赵本山和范伟主演的电视剧《马大帅》。“《马大帅》对我是一个精神上的支柱。”老四回忆说,“它让我能回到以前熟悉的环境,并且每看一遍就有一次不同的感悟。

在异国的出租屋里,老四把《马大帅》“单剧循环”了80多遍,“你现在随便问我一个情节,我就知道它发生在第几部第几集,当时的对话我都能给你还原出来。”

记忆最深的桥段是“范德彪吞药自杀”。在这个片段中,人过四十、一事无成并且伤害了许多人的范德彪决定自杀。但在服药之后,过往人生的一幕幕不断浮现在范德彪的眼前,反而给了他活下去的勇气――“我不能死,hài有很多事没做完呢”。

“仿佛也给我带到了他那个意境里面了”,老四对此的感受是:“什么事儿还能咋滴啊,只要能活着,就是最好的事儿。

慢慢地,老四在日本站住了脚。先是换到了一个不用倒班的工作,之后还被日本企业吸纳为正式职员。有一个月,他靠着加班一度挣到了三万块钱。

但融入的问题始终困扰着他。后来,老四想通了――不要为了面子活着,按照真实的想法去生活才不会累。

去日本打工成了他人生的第一个分水岭,之前的18年,老四一直是快乐的,他从小就喜欢模仿别人。“主要是愿意揣摩对方内心的活动,小心思,微动作,微表情。”老四说,“把他们的特点表现出来,再模仿给别人看,这是一个很爽的事。

这也让老四成了身边人的开心果,“可能这局没我就缺点意思,”老四很在乎能不能借助自己的表演让大家开心,周围的人也都评价老四是“挺有意思一人”。

老四在日本和在中国

图片来源:正午 老四提供

老四离开日本回到老家,做起了月薪三千多的快递员,后来涨到五六千。出名后,他也没有放弃快递员的工作。直到最近几个月,老四需要经常去外地参加活动,忙不过来,才停止送快递。

但他没有辞职,“我办的是停薪留职。回到老家工作让他不再“心都提着”,工作时可以和同事说说笑笑,“状态很放松”。

2013年,老四结婚了,一年之后有了孩子。他觉得这样的家庭“很完美”、“很满足了”。

“我提一杯啊”

2017年前后,短视频平台开始火起来。老四身边不少同事玩起了快手,“这个东西挺有意思。”有不少人给他推荐。

老四看了一圈,发现短视频平台上不少人拍的是“生吃辣椒,喝辣椒水,光着膀子在露天地里喝啤酒”。他觉得自己不能拍这种“哗众取宠”、单纯为了搞笑的视频。

“这种不太好,你得保证这个视频拿出来,最起码能让朋友家人看吧。老四说。

一个雪天的中午,他回家炖了一锅豆腐汤,吃着吃着,联想起以前看的韩国综艺里,人们聚餐吃豆腐汤的画面。模仿的欲望一下子就上来了,老四让媳妇给他“录一段”。第一个视频非常简单,老四讲了几句“不正宗”的韩语,随便拍了十几秒就上传了。

晚上,老四发现自己的视频火了。“头像上多了好几百个粉丝,视频浏览量好几万。”他“特别意外”,“特别兴奋”:“这流量对我来说想都没敢想,动力和接着往下拍的信心就建立起来了。”

之后,老四拍了好多模仿类视频,还常把模仿和送快递的工作结合起来――模仿中国和日本快递员的不同;模仿各种各样来寄快递的顾客……后来,老四觉得可以把剧情加进来,可能会比单纯模仿更有意思一些。

老四的儿子叫老五

在他们家,爷爷是老大,爸爸是老二,小叔是老三

图源:虎嗅F&M创新节

不愧是看过八十多遍《马大帅》的人,老四对剧情和角色的安排信手拈来,而且还很有逻辑。他解释说,“你拍这几个人时间长了,大家都会审美疲劳。”

“为什么会在家庭剧系列中设置那么多人物?”

“你必须尝试出新的人物,打造新的人物特点和性格。老四这样说。

老四也会有“灵感枯竭”的时候。“没有想法我就不更了。”虽然被观众催更的压力挺大,但他觉得,敷衍观众更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。“发一个我就不能删了,这个就得是经典,一定要对得起关注我的人。”

这时,老四在等一个“冲突点”。

“有了冲突的来源,剧情就可以沿着往下走。”有的时候他不用完全准备好剧本,有了矛盾冲突点,就可以直接去拍。

“如果要精确到每句对话都写到脚本里,那你就是不了解生活。说这句话的时候,老四带着一种资深导演的自信。

在“老四宇宙”里,每一个角色,其实都是现实生活中某一类人的缩影。老四安排了情节让他们依次登场,并且根据观众实时反馈,让不受欢迎的角色下场,把观众喜欢看的东西发扬光大――不光是角色,还有一些专属老四的“梗”。

“我提一杯啊。这是老四酒桌系列的经典台词,意味着闲聊寒暄已经结束,“正事”即将开始。求人办事,大哥立威,每个“提一杯”的角色都在这种话术中带着目的。说完这句话,视频里酒桌上的老四也马上不一样了,“社会人”的人设一下立了起来,看起来办事非常“好使”。

这个梗同样也很“生活化”。一个观众评论说,“这几句话是不是全东北的老爷们统一培训过?这条评论获得了1.5万个赞。

在老四面前,“Almost 东北人”李诞

也把“我提一杯”活学活用了

“‘梗’都不是故意埋的,”老四解释道,“用户能注意到这些梗,说明他们肯定经历过,我的加工只是让大家产生了共鸣。

在受到用户喜欢之后,这些梗也就成了老四视频内容的“标配”。

从生活观察家到生活哲学家

对于自己的作品,老四想得“通透”,演得“到位”。特别是他的家庭系列连续剧很受用户追捧,放到抖音上,三个月就收获了超过一百万的粉丝。

但在家庭中,他却往往“默默地不吱声”。尽管他觉得自己“心里边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儿”,老四说,“我不愿意去表达,充当一个发言者去评论一些事。”

“你去计较很多事儿的时候,你是在跟自己计较,你改变不了任何人。对于家长里短,老四看得很开,“你要让你变得快乐,用你的快乐去感染别人,让别人也觉得很快乐。”

“其实一辈子很短暂,开开心心地活着就行了,很简单。”他还特意补充了一句。

老四也觉得,家庭中可以选择沉默,但不能放弃思考。“为什么会产生矛盾?就是没有把对方当亲人。”老四归纳了家庭中产生矛盾的原因。不过,他也说自己“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”。

老四的“解决办法”都用在创作上。不再送快递之后,老四有时候会觉得一些脑洞大开的瞬间没有了,他还是更愿意回到一边送快递,一边做视频的状态。

“你脱离了生活,反而就会被局限住了。老四对创作灵感的来源深有体会,他需要在生活中感悟,才能更好地还原生活本身.。

每天都得出门,不然脑子总是浑僵僵的状态。老四也在努力适应刚刚开始的“全职短视频博主”生活。早上,老四会出门跑跑步,去朋友那里转转,偶尔去快递公司那里“溜达一下”。

“你得去呼吸新鲜的空气,让自己动起来。兴奋了才能有灵感。”老四是这么对刺猬公社说。

在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,他的粉丝们喜欢喊他“四哥”,一个听起来很有排面的名字。但老四不喜欢摆出一个“百万粉丝大V”的架子。在评论区,总能看见老四在回粉丝的评论。

“行,让我缓缓。老四这样回复一个催更的粉丝,语气和他视频里出场的一些人物一样平和。

虽然和粉丝互动比较多,但他很少用手机刷短视频,他更喜欢看电影。“不太喜欢那种打打杀杀的”,他特别喜欢“反映人性”的电影。

老四的“哲学”

图片来源:老四的快乐生活

具体是哪些呢?老四提到了贾樟柯,提到了姜文,提到了耿军和他的《锤子镰刀都休息》,一个同样发生在这片黑土地上的故事。

2019年,黑土地的文化元素再次大批量进入了人们的视野――不论是新生代的老四、宝石GEM、班宇,还是凭借B站、吐槽大会等新兴内容形态再度走红的赵本山、范伟、梁龙,都在某种意义上成为各自领域的“顶流”。

尽管“东北文艺复兴”这个命题还存在争议,但来自东北的创作者和文化元素组成的潮流,已经足够“洗脑”和“上头”了。

现在,老四不仅受到了短视频用户的追捧,也在渐渐“出圈”。2019年10月初,宝石Gem拍神曲《野狼Disco》的MV时,邀请了老四参加拍摄,他又一次“本色出演”,把一个想在“深夜酒吧”把妹,但没能“带她回家”的失意男人演得透透的。

老四和宝石Gem、Giao哥等人在一起

动图制作: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

虽然火了,老四本人的心情倒还是“挺平静的”。“就是一如既往的平淡。”在网络空间之外,老四在努力保持着生活的平衡。“我希望大家更关注我的作品,而不是关注我的生活。

和老四的“唠嗑”即将结束时,刺猬公社发现,老四的眉毛被精心地修剪过。在大多数涂个大宝都不乐意的直男群体里面,精修眉毛的老四显得很不一样。

“是我自己修的,在日本的时候就留下来的习惯。”老四的这个习惯已经陪伴他很多年了。修眉并不是为了拍短视频,也不是因为自己成名了,要“注意形象”了。

“让自己显得干净一些,对别人也是一种尊重。老四说。

在12月19日举办的新内容探索者大会上,刺猬公社将颁发年度“新内容探索者奖”。

我们邀请了300位科技、财经、文娱等领域的知名作者,以投票的方式,决选出了2019年度“新内容探索者奖”的获奖名单。各项年度最佳奖项的获得者,都将来现场领奖。

您也来评选下心目中的各项最佳呗(评选选项很有趣哦~)